主页 > 海员外派 > 船员资讯 >
船员资讯
海员外派

字号:

我有蛋卷和故事,你来听,我来讲!

浏览次数: 日期: 2016-07-07 15:51

(本文作者)

一、首次登轮 2013-03-29—2013-10-12 ,6.6个月 E/C

       2013年3月29日,我第一次上船工作。上来不到两个月的时候,上个实习生走后,所有的学生工作就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完成,直到下船都再没人和我轮休。如果你说自己就自己呗,有什么可怕的?可怕的是这条航线靠港十分频繁,有时候三天要靠五次港。而且离港要提前一个小时准备,靠岸要提前2到无穷大个小时的时间准备,最扯淡的是从KOB到OSA只需要航行一个小时,但我们却要为此付出五个小时的代价。(⊙﹏⊙)b

       上船以来,我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有一次我困得实在是不行了,发电机怎么开起来的都不记得了,等我开始对舵的时候突然醒来,吓得我真的出了一身的冷汗。

       除了身体上的劳累外,还有心理上的疲惫。后者的主要来源是挨训,船上美其名曰“被屌”。我们大管是香港理工大学毕业的,也不会说粗话,再多的胡子也掩饰不了那份书生气,不过他爱训人。那阵子,大家和我打招呼都由morning , afternoon 变成了“你被屌了吗”?刚开始我还很是郁闷,可是后来我已经被训得没感觉了。

       虽然挨训时心里很不好受,但也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心理创伤。为了应对大管随时随地的突击检查,我每晚还要拖着疲累的身体在自习室看书、写英文日记——虽然不想承认,不过这还挺有用的。

       最折磨人的还是心里的那份担心和惦念。选择这个专业的时候我哥就说在船上可是很难受的,但当时的我对他说的话没有一点实际的概念,相反,我还觉得这个职业简直霸气侧漏!真正到了船上才发现,我去,真的好想回家!晚上吃完饭到外面看大海,完全没有原本想象中的那份气势磅礴的感觉,有的只是:“我草,又过了一天!”

       还没毕业时,我曾很装逼地发了个微博:“一直很想说:其实好玩的还没开始呢!毕业了,我们就大步向前跨,迎接新的挑战,新的未来。即便充满了坎坷和辛酸,还是要用饱满的热情去迎接。”现在翻出来看了又看,只想说一句话:“真他妈站着说话不嫌腰疼”。

       不过,总体来说,我还是幸运的:从大学开始就一直很顺利,到船上这份幸运依然延续。五月新上来的二管轮是我们家乡的,那亲切爽快啊!他每天向大管轮点名要我,教我东西比学校的老师还要认真细致。那段时间学到的比以前加在一起还要多。像化验锅炉水等等重要的数据,他都教我让我学着做,要是让大管轮知道我在学这个肯定又要被屌。(*^__^*)

       每天只觉得躺下来睡觉竟是那么的舒服!想起有一回爸妈都不在家,我和哥哥去给花除草,累得不行了,在豆子地睡了一觉,真香!然而,上船以来我就没有睡到自然醒过,有时候做梦都会梦到被电话叫醒+_+我感觉自己已经患上了电话恐惧症。

       六月中旬,我得了严重的口腔溃疡,还因为吃了生鱼片从集控室吐到了舵机房,只觉得要是在岸上多好!想起大二的时候哥几个在高盖山(福州著名景点)下烧烤的场景——那时的我们是多么的幸福啊!美得过分的回忆不禁让我怀疑:这真的是我当年梦寐以求的工作吗?

       七月初的某一天,我突然想起来:好像很久没被屌了。

       九月底打报告确定10月12日休假。心情却很复杂,好想看到许久没见的老爸老妈,又怕见到时发现他们又老了。爸妈,我回来了。再见了老大、老电、四哥、三副、小电、小亮、张帅,谢谢你们送我,只想说遇到你们真好,回头吃火锅我一定拍张照片。

(图中人就是茂山)

       2014年2月11日,半夜,发生了一件首次下船休假期间最值得一提的事。那夜,我先是和我的小伙伴茂山通过QQ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迷迷糊糊睡着之后又被一个打错的电话吵醒。最后,我和一个来自QQ漂流瓶的14岁的少年探讨了整夜的人生,那小子语气之老道,似对人生有大彻大悟之意,详述上课之艰辛,老师之操蛋,欲下学去学校门口开网吧,且网吧对女生半价开放。作为一个刚刚经过《感动中国颁奖盛典》洗礼的有志青年,我怎么能放任不管呢,于是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给这个祖国七八点钟的太阳做了将近一个半小时开导与沟通,引来孩童接连不断的:“嗯、对啊、是啊、你说的对啊……”正当我准备自豪与骄傲的时候,这哥们跟我说了一句让我直接崩溃的话:我还是要带着我女朋友出去闯荡,再不疯狂我就老了!——哎呀我去你他妈才14啊,你那么屌,你小女友她妈知道吗?

二:第二条船2014-04-30—2014-12-04, 7.3个月 E/C    

       第二次上船,靠港没有上条那么频繁。五月中旬,我第一次如此迫切地想上网,所以一靠好港口我就四处找网络。听说茂山比我还惨,我才终于放心了。工作生活都还好,12天拨了九个钟,晚上基本睡不着。工作环境也没有那么热了,机舱也就12度,基本上打颤的频率和上螺丝的频率是一样。有事没事的上驾驶台逛逛,那是因为每个星期演习训练两次。船也不是很晃,只是船长相信人定胜天,所以每次有风浪的时候他就会像日本武士一样在头上绑上写有“勇”字的头巾看船乘风破浪。

时间:2014年6月1日16:59,北京时间15:59

地点:韩国釜山。

事件:

       经历了大概10天的航行,终于从美国的西海岸回到了亚洲,气温也开始回升,前天海水温度才2度,即便开了蒸汽加热还要再加上一个电热器。现在即使不开蒸汽加热和电热器,房间的温度也会不自觉地飙到26度,一路上没有任何人烟。在经过美国阿拉斯加的时候手机收到了信息,但是QQ信息却怎么也发不出去。

       正在换主机高压油管的老轨突然打钟让我们上来休息,原来是韩国美女思密达上来卖东西了,结果却没有电话卡和上网卡,四轨说我们今天晚上就开船,后天就到台湾高雄了,所以就等一等吧。新的大管轮上来了,现在机舱热闹了,内地的,香港的,马来西亚,菲律宾的都齐了。

时间:2014年6月2日15:55, 北京时间14:55

地点:中国东部海域。

事件:

       现在外面浪花朵朵,海况不是很好,又夹杂着狂风暴雨,幸好我不晕船,所以没什么感觉,今天是端午节,传说晚上会有海鲜大餐。不过我很好奇晚上能有什么好吃的,因为上次冰库警报的时候我去库房发现里面已经没什么食材了。每天饭后的水果除了苹果就是橙子,好怀念上条船的伙食。今天凌晨开出韩国釜山,明天晚上就要到台湾高雄了。

时间:2014年6月4日15:46

地点:台湾

事件:

       上午巡班发现G.S泵管路漏水,报告大管轮。大管轮拿起扳手说:小徐,面带微笑,随我下去搞定它,然后一上午就泡在海水中。下午终于可以上网了。今天晚上十点开船,明天晚上到深圳,终于可以打电话了。

 

       第二次上船已经有老船员的感觉了。凌晨加完油才拖着疲惫的身子爬回房间,早晨还要早起干活之类的早就习惯了。每次打开朋友圈想说点什么却总是欲说还休。日子看似不断重复,却在一点点无情地流逝。不过还能怎样呢?像大管说的那样:面带微笑,搞定它!

(泰国林查班,不知名的水果)

       2014年12月4日在新加坡休假。中国,我要回来了!

(美好的回忆:学生时期的作者和小伙伴们)

很快,2015年来了。1月11日的晚上,好友兴政发信息来,说他的船刚到斯里兰卡,信号不好,往家里打电话总是听到一声“喂”之后就掉,急死了!虽然同事有电话但是现在都九点多了也不好意思去麻烦他们。他问我能不能给他爸爸打个电话叫他们别等自己了,早点睡,明天他再想办法往家里打电话。于是我照他说的打给叔叔,告诉他兴政现在的情况。叔叔说他接了听到喂就掉了,知道是兴政打的,就回拨,打不通,打他原来的号码也打不通,又不敢多打怕他打来占线接不到。

       然后我在线上和兴政讲了一下,兴政就一直打我的电话,每一次都是听到一声喂之后掉线,终于一次没有掉线,然后他就挂掉给家里打电话了。不到半分钟就给我发信息:打通了,就说了几句话。不着急了,明天再想办法打。

       想起了一次在香港,凌晨一点靠好码头,然后早上九点就要离港。就想给家里打个电话,特意设置了三个闹钟。虽然就打了五分钟电话,但是听到爸妈的声音还是很舒服很值得!

三、2015-02-26—2015-04-30, 2.1个月 E/C;2015-05-01—2015-08-23,3.8个月 4/E

       第三次上船工作,说实话我有点紧张,因为面临升职问题。可是紧张并没有什么卵用。于是我决定淡定地保持平常心。这次,我遇到了一位相当幽默的大管。

       427日,主机推力轴承测量,看着那狭窄的空间,我说大管这个我进去测吧!大管说还是我去吧,这个位置凶险,没有那神龙摆尾的功夫是会被卡住的。然后他就去了,然后……他在进去的时候就卡在那儿了。

       大管被卡住的三天后,我正式升职为三管轮。

       七月初,我的小伙伴茂山提醒我看七月的龙虎榜,原来这小子也升了。

升职后的某个深夜,我在五十多度的机舱里巡班,不由感叹道:虽然我打骨子里憎恶小日本,但有些事不得不服,小日本二十年前就造出这么优秀的无人机舱船舶:大到主机,小到泵部,复杂到控制系统,简单到开关,全部日本制造。想我泱泱大国,造船量世界第一,但是主机是人家的,控制系统是人家的,甚至最简单的泵都是人家的,下水后几年就已经破的不成样子,就连国企中远中海都把订单给了韩国现代三星,多么悲哀啊!

       由于这条船即将参加无人自动化码头试验。船上只留少数人员维修保养。我也就被安排休假了。这些吊炸天的无人驾驶集装箱运输车又会让多少港口工人失业啊╮(╯_╰)╭

从学生到三管轮,作为船员,我的确成长了不少,最好的证明就是职业病:休假后一个月左右,某个夜里,我正在享受安稳的陆上睡眠,突然听到一阵警报铃响,迷迷糊糊中以为还在船上,蹭的一下跳起来往前跑。然后才发现,原来是有个邻居的车防盗警铃和船上机舱警报铃声一模一样。我只好默默骂了几句,然后关上窗户继续睡。此外,在不要求垃圾分类的家里,我偶尔还会习惯性地分完类再扔。O__O "…

(2015年10月21日,作者在房顶辛苦了三个小时拍到的星轨)

四、生活还在继续

过完年,无人自动化码头试验也差不多结束了。我又回到了之前的船上。由于之前只留了少数资深船员进行维护保养,因此我原来的房间一直空着,就连半年前塞到床底的旧袜子都没移动过。看到袜子兄时,我那酸爽的心情真是难以言喻。

(脚上穿的这双袜子可不是半年前的哈)

       每天在五十多度的机舱干活,光工作服就要换六套,1.5升的水喝三瓶还不怎么有尿,加完油刚得空吃泡面,但还没吃完又通知开船……这种日子早就成了家常便饭。不过,习惯就好,喜欢就好!

       此时此刻,印度洋中,驾驶台外,喝着啤酒,吃着烧烤,吹着海风,享受着无敌海景,然后慢慢等待日落。望着如此风骚的落日景象,不禁得感想颇多,差点潸然泪下啊!我在想:十年之后我会在哪里?十年后的彼时彼刻我又会在干什么?是躺在几千平的别墅里面喝着拉斐不停地数钱,还是躲在私人庄园里面抽着雪茄看着验钞机不停地数钱!每每想到这里,心就不由得狠狠揪了一下。

 

       算了,还是拉好窗帘,锁上门,填饱肚子,冲个澡,床头摆好豆奶盐水和音响,然后把房间温度调到19度。关掉闹钟,来一场没有闹钟的睡眠吧!